主站|乐动体育 - LD Sports

简报第84期: 金色征程党旗红(四)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29 浏览次数:1111

藏在陈毅腰带里的秘密。那是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北上长征后,陈毅同志受党中央的委托,带领一部分红军战士留在赣南山区坚持游击战争。

国民党反动派对这支革命队伍恨之入骨,千方百计想消灭这革命的火种。于是他们派出了大批军队进山围剿红军游击队。由于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帮助,游击队才能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钻来钻去。敌人无奈,只好封锁了上山的道路,妄图隔绝红军与老百姓之间的联系,让陈毅和红军战士困死饿死在荒山野岭之中。敌人的这一手果然十分阴险毒辣。因为上山的路被封死了,群众一时难以把粮食送上山去,红军战士们又不能下山去采购粮食,原有的存粮越吃越少,陈毅和战士们时常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天将午,饥肠响如鼓。粮食封锁已三月,囊中存米清可数。野菜和水煮。”陈毅同志写下的这首《赣南游击词》,真实而形象地记录了当时的艰苦情景。但是,尽管如此,红军战士们的士气依然十分高涨。  

有一天,天气十分闷热。突然电闪雷鸣,下起雨来,陈毅和战士们一起脱光膀子高兴地在雨中沐浴。一位战士发现陈毅的腰中缠着一条小布袋,便好奇地问陈毅。陈毅告诉他,袋里装的是金子。顿时,“陈毅身上藏着一小袋金子”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些战士便在背后议论纷纷。陈毅知道这事后,便把队伍集合起来。他对大家说:“实行经济民主,是我们共产党军队的传统。不要说这么一点金子,就是大宗的土豪罚款,几百几千的银元往来,也要让大家知道。”  

说到这里,陈毅解下腰中的小布袋,把金子放在大家面前,郑重地对大家说:“这些金子是主力红军北上长征前,党中央交给我的。它是党的经费,是准备在特殊情况下应急用的。党要我保管,我从来就没敢乱动用丝毫。在这里我有责任告诉大家的是:万一我被敌人打死了,我的尸首可以不要,可我身上带的这些钱请无论如何要拿回来。”同时,陈毅还建议把这笔经费分成若干份由大家分别携带。听了陈毅的这一番话,大家恍然大悟,同时,也被陈毅这番肺腑之言深深打动了。同志们异口同声地说:“党的经费一定要由一个最可靠的人保管,而您就是我们大家最信赖的人。这金子还是由您一个人保管,我们大家保护您。” 

于是,那一小袋的金子又重新绑在了陈毅同志的腰上,而大家的心却与他贴得更紧了。

为了黄金事业的发展,一定要见到周总理。黑龙江省砂金矿藏丰富,采金历史悠久,历来是我国一个重要产金地区。但在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由于多种原因,黄金产量却连年下滑,已经由1950年产金8万两下降到1961年的3800余两。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在国际贸易和一些工业生产部门中,都急需黄金。那时,黑龙江省的黄金生产正处在一个困难与机遇并存的关键时刻。

1962年11月末至12月初,冶金工业部在北京召开厂矿长会议。当时的黑龙江省机械冶金厅副厅长杨锐敏同志参加会议,住在北京饭店。12月1日,杨锐敏听说北京饭店要举行晚会,周恩来总理将参加。怀着对发展黄金事业的强烈愿望,他下决心要面见周总理,并设法找来了1张晚会入场卷。

晚7时,杨锐敏来到北京饭店新楼7楼小舞厅。舞厅陈设简朴,用录音磁带播放舞曲。舞厅四周坐满了人,长方形舞厅的东北角处,放置了一张小圆桌,周围摆了几把小木凳。人们在翩翩起舞。

大约在9点钟左右,大家殷切盼望的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相随进入晚会,并与大家一起跳舞,每跳过一场舞后,就坐在小圆桌旁休息。

当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坐在小圆桌旁休息时,杨锐敏鼓起勇气、满怀对周总理的崇敬和要求解决问题的希望走向小圆桌。杨锐敏走到周总理身旁,他操着浓重的山西地方口音向总理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后说:“总理,我想向您汇报一下黑龙江省的黄金生产情况。”周总理欣然同意并用手势请他坐下。总理亲切和蔼的态度顿时打消了他的紧张和拘束感。他把黑龙江省的砂金资源情况、黄金生产落后现状、发展黄金生产的规划方案和需要解决的问题等一一向总理作了详尽汇报。当他正在汇报时,舞曲又奏响了,周总理却一动不动专心听他讲述。对一些不太清楚的地方,总理就提出问题再详细问问。总理曾问他有没有采金设备?自己能不能制造?他一一回答了总理提出的有关问题。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舞厅里再次响起了乐曲,杨锐敏连忙说:“总理,我就汇报到这个地方吧!”起身向总理告别。周总理对他说:“你写个方案交王鹤寿转给我。”大约在10点半左右,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离开晚会。当他们行至杨锐敏身旁时,周总理停下来转过身去打手势再三叮嘱他:“你的方案交王鹤寿转给我。”两位总理同他握手告别。

晚会结束后,杨锐敏和基建计划科科长唐国俊同志连夜赶写黑龙江省发展砂金生产报告和五年发展建设规划方案。第二天,送冶金部高扬文副部长审定后,由王鹤寿部长的秘书报送周总理办公室。

周总理日理万机在百忙中于1963年1月3日对此报告作了如下批示:“送交计委加以认真研究,如确实可靠,应该列入五年计划中。”这个报告和规划方案的主要内容是:当前黄金生产不适应国家的需要,黑龙江省砂金资源丰富,有悠久的采金历史和经验,提高黄金产量完全可能,但必须采用机械化生产代替过去落后的手工业生产方式。为此,需要国家支持一定的投资。在1963年至1967年的5年黄金发展建设规划中,主要建设项目有:250升采金船7条、50升采金船1条、水枪11套、小竖井2孔、选矿厂2座、180马力锅驼机2套、高压输电线路103公里及其他配套设施如机修车间等。总投资3554万元,可建成新增黄金生产能力77000两/年。

1962年,黑龙江省的黄金产量已经降到最低谷,只有6400两,黄金企业亏损达194万元。面对这种困难局面,在周总理的关怀下,上述报告和方案得以实施,有力地推动了黑龙江省和全国黄金工业的发展。

1963年1月18日,黑龙江省副省长陈剑飞遵照周总理批示的精神,强调了黄金生产的重要意义,提出要保证黄金生产的原材料供应和职工生活待遇。

冶金部在1963年将黑龙江省的黄金企业全部接收为部直属企业,并成立直属黑龙江有色金属工业公司,负责黄金生产。

1963年1月11日,国务院批准冶金部上报的《关于恢复和发展“民窿”黄金及钴土生产问题的意见》决定对群众采金实行实物奖售。1963年,黑龙江省的黄金工业得到了恢复和发展,黄金产量达到11500余两,为1962年黄金产量的1.8倍。

1963年至1967年,黑龙江省黄金工业基本建设共建成砂金生产规模169万立方米/年,形成新增生产能力10188两/年。在全省组织了成批建设采金船的热潮。从此,中国的砂金开采进入了机械化生产的新时期。

Baidu
sogou